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嫡女难求

与子偕老(下)终

嫡女难求 清浅边缘 5286 2020-05-21 18:33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大的婚礼让整个玉寒陷入狂欢之中。这是沐清雅第一次穿上太后的服装,之前端木凌煜一直反对,不许她穿戴这身衣衫,说是只有皇后的凤袍才配的上她,这次也是在她强烈的坚持之下才妥协的。

  端木锦宸虽然才仅仅十五岁,但已经格外的沉稳,完全可以脱离端木凌煜的帮助处理玉寒的大小事务。此时的他穿着红色的衣衫,笔直的站在他们面前,已经具有一个年轻帝王独有的风范。

  看着这样的儿子,沐清雅心中有些酸痛有些骄傲。和宝儿比起来,他从小便格外的懂事,即便是有了委屈也从不抱怨,只不过是记在心中带等待合适的时机,无论是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不会前来麻烦自己,这样的孩子最让人省心,也让她无意中有些忽略他。现在看到他最终成家立业,心中难免带着愧疚和不舍。

  端木锦宸走到两人面前,恭敬的跪地行礼:“皇儿参加父皇、母后。”

  端木凌煜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好,锦宸,你现在已经是帝王,可以不用行跪拜礼。”

  “不论儿臣是什么身份,跪拜自己的父母都是合情合理的。”

  “嗯。”这个孩子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是他的继承者,也是玉寒的开拓者,行事果断、聪敏睿智,他的身上有符合帝王的一切特质。

  “宸儿。”沐清雅起身,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衫“皇后是陪伴你走过一生的人,要敬重、要爱护,真心总是用真心换来的。”其实对于迎娶现在的皇后,她心中是有些不赞同的,因为锦宸和她并没有多少感情,可是综合来看,她的身份也好、品性也好,却是最为适合皇后凤位的人。

  端木锦宸唇边带着满满的笑意:“母后放心,儿臣晓得。”母后的意思他怎么会不理解,她希望自己能迎娶自己心爱的人,只不过他明白,从父皇手中接过这个位置开始,他就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父皇之所以能够和母后厮守一生,一生只迎娶了她一位皇后,出了深爱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母后的品行高洁、端方,最为适合皇后这个位置,能够和父皇比肩而立,所以他们才能相知相守。

  而他到底不如父皇幸运,没有遇到一位适合皇后位置而自己又喜欢的人,这样的话迎娶谁都没有什么区别,如果皇后能够讨得自己喜欢,好好地敬着、爱着也就是了。现在的玉寒需要一位皇后,这样才能让父皇和母后彻底卸下重担,真正的悠闲自在。

  礼官唱诺着繁复的礼节。宝儿站在大殿旁边,看着行礼的兄长和未来的嫂子,转头看向一直跟着自己的莫江:“你这人真是好笑,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宝儿为什么不去看你皇兄的婚礼。”

  “宝儿是父皇和母后对我的爱称,虽然你是大舅舅的孩子,但毕竟男女有别,你还是注意一些的好。”宝儿冷冷的看着他,眼中带着几分戒备。

  看到她这样的眼神,莫江下意识的皱眉:“原来我不就这样叫你,为何你现在却和我生分了。”

  “原因你不用知道。”宝儿转头不去看他,心中却是傲然的冷冷哼了一声,这个莫江真以为自己看不透他的心思,到这个时候了还在犹犹豫豫,怪不得当初大舅舅没有抢到母后的注意力,一看便是缺少决断的,既然自己有些喜欢他,那就容不得他拖沓和推诿。

  莫江此时只顾着心中难受,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在宝儿的盘算之中了:“宝儿,可是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了?”

  “没有什么,皇兄也迎娶了皇嫂,看来我也应该和父皇、母后商量一下了,选个时间召集一下玉寒的青年子弟,选一位驸马才好。“莫江眉头一皱:“你才大多的年纪,不用这般着急。”

  “虽然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但我已经十五岁了,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再者,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奉了大舅舅的命令前来求亲的,虽然皇家只有我一位公主,但玉寒美女众多,趁着这个机会,你也可以选择一位王妃带回去,也显示着两国交好之意。”

  “你别乱说,我怎么会迎娶他人?”

  宝儿眉毛一挑,眼神淡淡的从他身上撇过:“你不想迎娶他人?那你想迎娶什么人?”

  “……”一个你字差点脱口而出,莫江心中猛地颤了一下,就在刚刚,他竟然想的是除了宝儿谁也不娶,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小时候就见过一面的小丫头。

  宝儿小小的冷哼一声,心中暗骂一声呆子,转身向着自己的宫殿走去。莫江不自觉的跟上她的脚步,察觉到周围不少世家公子都暗中注视着宝儿,心中的不舒服越发的严重,暗道一声:没规矩!公主也是能够随意打量的?

  坐在皇位上,端木凌煜拉着沐清雅的手,不满的说道:“宝儿怎么就喜欢上了那个木头小子?”

  “宝儿的性格和旁人不同,那些世家公子虽然优秀,但对她却是百依百顺,她要的是一个能够当自己依靠的相公,又不是一个万事听话的奴才,我倒是觉得莫江不错,再说了,有君卿和明丽在,她肯定受不了委屈。”

  “也只能这样想了。”端木凌煜冷眼扫过那些青年才俊们,看来要找些机会好好的操练一下他们了,一天天的只想着怎么走捷径一步登天,不让他们吃些苦头,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么出众了。

  沐清雅轻轻的笑了笑,看着眼前浓墨重彩的红色,眼中闪过怀念的神色:“宝儿那丫头有自己的决定,就不用我们操心了,真是想不到,一眨眼的时间,十几年就这样过去了。”

  端木凌煜握紧她的手,看着眼前无双的容颜,心中的爱意慢慢的翻腾:“是啊。”十几年的时光,漫长的悠悠岁月,他们真的就那样十几年如一日的过来了,现在想来竟然觉得分外的短暂“我那个时候可就没有锦宸那么幸运了,为了娶到你,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呢。”

  “呵呵,最后还不是让你抱得美人归?”沐清雅眼神戏谑。

  “是啊,抱回家的还是世上最大的美人。”端木凌煜牵着她走出承乾殿,慢慢的走向飞羽阁。

  天色慢慢的暗淡,前殿依旧是一片丝竹之声,飞羽阁周围却很是安静。繁杂行礼已经结束,身为太上皇和太后的两人没有了什么事情。

  “清雅,当初选秀的时候,你就住在飞羽阁。”

  “说起来,那时我已经通过了选秀,如果不是莫流宸,我还能早些年成为你的皇后呢。”

  “谁说不是,那个莫流宸,哼!”现在提到那个恶毒的女人,端木凌煜依旧满心怒气,尤其是她害死了清雅的母亲,让她悲痛欲绝。

  沐清雅靠在他的身侧,抬头看向夜空:“母亲应该早已经原谅我了。”

  “清雅……”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逝者已矣,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帮母亲报了仇,也能够让母亲心安了。”

  端木凌煜将她抱在怀中:“嗯,你想明白就好。”每年秦月的忌日,沐清雅都会格外的伤心,这件事情永远都是她心中的坎,想来很难迈过去了。

  “我在想,如果母亲活着,她和父亲相知相守想来也是分外圆满的。”

  “岳父情深意重,不过如果岳母泉下有知想来是不想看到他一个人孤独一生的。”

  沐清雅转身看着他的眼睛,眸中带着潋滟的水光:“凌煜,若果有一天我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愿意再找一个人陪伴你下半生?”

  “不!”端木凌煜一把将她抱进怀中“你哪里都不许去,不然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定然要找到你。因为……你要陪着我白头到老。”

  沐清雅唇角上扬,回抱住他:“我不过就是说一说罢了,你不用这般紧张。”

  “清雅,不许你胡说。”仅仅是想一想那种结果,他都觉得万分难受,这么多年,除了锦宸和宝儿,他们没有再要孩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当时的担惊受怕。女子生产本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更何况还是生产双胎。因此,他宁愿不再要孩子,也不想让清雅经历一次危险,因为没有了她,他要再多的孩子又有什么用呢。

  “好,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说了。”

  一阵微风吹过,雪白的梨huā蓦地从枝头飘落,纷纷扬扬的huā瓣飘落在两人依偎的肩头,在两人如墨的发间染上一丝白色。

  “清雅,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快要死了……”沉默了良久,端木凌煜忍不住问出来。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就去陪你。因为这个世上你对我最好了啊,没有了你在,我怎么会习惯呢,所以,你可要等等我,不许一个人走的太远,到时候我追不上你会害怕的。”唇边的笑意格外的温暖,沐清雅弯着眼睛,犹如不谙世事的少女一般。

  “……好。”

  终有一天我们会白发苍苍,终有一天我们会褪去颜色,终有一天我们连衣衫都无法独自穿上……但不要害怕,因为即便白发苍苍,我苍老的手依旧会紧紧地握着你,或许那个时候我的手太过颤抖已经无法将你握紧,但不要害怕,因为我会记得在我们手上缠绕上密密麻麻的红线,如果我连这个都忘记了,那么我定然已经快要濒临死亡了,那个时候你可愿意来陪我?

  十指交缠,诺言清晰响在耳畔:君若不离,卿定不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