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是半妖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踩到影子了

我是半妖 北燎 6771 2020-07-29 06:10

  一秒记住【新笔趣阁小说网 www.xbqg6.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厉声道:“方才是我大意,这一次你休想在命中!”

  陵天苏再一次出箭,只不过这一次他并非朝着义曲方向射出这一箭,腰身倾斜,箭锋朝天,咻地一声没入云层之中,从众人眼前消失。

  所有人都不可见这一箭,包括陵天苏。

  义曲自然也看不见,既然看不见,同样也无法捕捉,避开。

  幻影气相化作的龙爪即将朝着陵天苏当头抓来,幻影骤灭。

  一支箭,宛若天域而来,霹雳着闪电雷霆,沐浴着星辰光辉,降临在义曲的身上,落下!

  义曲气机大散,就像是被天神雷锤砸中一般,大地之上顿时被砸出一个直径百米,深十米的可怕半圆巨坑。

  厚厚的积雪被炸成巨大的雪幕,掺夹着乱石与土块胡乱迸溅。

  尘烟散去,义曲扑到在大坑之中,背上红衣炸裂,那支黑晶符箭缭绕着清霜紫电,极富嘲讽意味的高速旋转。

  这一次,不等义曲起身,银甲之上便已经落下了一道浅浅的漆黑之色。

  陵天苏脚下的马车凌空浮在大坑之上,他脚腕微微发力,便将马与车皆送至了战场以外。

  他身子轻跃,足尖轻点在一片新雪之上,整个人如游龙一般借风扶摇之上,凌立与虚空之上,再度抽出第三箭。

  扬小北看得头皮发麻,心道这若是换成了自己,怕是一箭也接不住吧?

  妹妹这是从哪里招来的新宠,怕是给她一辈子时间,也玩转不过来吧。

  龙吟声怒起。

  画面似曾相识,一年前这位龙女的亲弟弟亦是在一次次信心十足的交手之中,最后被逼现出了原形。

  看着摇风崛地而起的那只赤龙,掀起烈风,直冲苍穹,如一道天柱风墙,自大地崛起,散发出来的气息直接将万里重云震散!

  落在义曲背脊上的那支黑晶符箭被巨力崩开!

  陵天苏开弓的手指微微一凝,脑袋微偏,崩开的符箭在他脸颊上划出一道猩红的血线。

  果然,长幽巅峰境的龙族,远不是双子君能够比拟的吗?

  人体形态明显限制住了义曲的力量,化作赤龙的她就宛若一头绝世凶兽,挣脱了枷锁与牢笼。

  “吼!”

  有龙出山,气吞万里长风重云。

  陵天苏手中动作凝滞不过一瞬,这一片空间如坠云海之中,宛若在巨龙一怒之下,将九重天阙上的云气皆借了下来。

  双子君掌风杀之术。

  龙女义曲掌风云双杀之术。

  陵天苏能够一掌压住双子君,碾压性的凌虐剥鳞,可是对于龙女义曲,却是远远做不到这一步。

  黑晶符箭破空而出,擦过如流火般的赤色鳞片,崩渐出无数的火花与紊乱浮现。

  义曲龙躯坚硬非凡,却也吃痛,可她并未就此停下,携着风雷从灵,朝着陵天苏只扑而来。

  陵天苏并未再继续发箭,手中长弓作为武器,举顶朝着身下狠狠砸去,迎面袭来的并非先是龙首而是两根巨长的龙须,如两柄绝世神枪。

  杀沉弓品阶不凡,与那两根龙须

  激烈碰撞,荡出一轮气浪,将漫漫世界的冻流云海世界分割成两百。

  陵天苏一身青裙狂舞,身下赤龙翻涌凶猛。

  城下众人目光呆滞地看着这一人一龙从地上战到天上,一尊尊残像在云海震荡中乍起乍灭。

  义曲的攻势恐怖猛烈,虽然体积庞大,可隐藏在云海之中,速度与灵活度却是提升了十倍不止。

  嗖嗖的符箭不断在云海之中破开恐怖的云洞,每一次钉入大地都会造成一个恐怖的大坑。

  而箭簇尖端每一次都会精准无比的带出一枚赤红如晶片一般美丽的龙鳞。

  浓白如雾的云气之中,传出交手的激碰撞之音,渐渐的,云气里,散出一抹淡淡的血气。

  容秀眼尖的细数清楚,从战斗开始到现在,陵天苏箭袋之中的十三之箭在方才最后一道箭声之中已经用尽。

  十息功夫过去,再也不见他出箭。

  龙尾狂摆,似是终于抓住机会,带着山崩之势撞在了陵天苏身上。

  恐怖的巨力碾压袭来,陵天苏腾空倒飞出去不过才十米之远,一个巨大狰狞的龙首破开云气一口咬在了陵天苏的肩头之上。

  仿佛誓要报方才一箭之仇,咬住陵天苏的身体,朝着城墙方向狠狠撞去!

  天冥无奈,心道为何总是要与这墙过意不去,单掌化为双掌,朝着城墙石壁轻轻一拍。

  护城阵法启动,陵天苏后背重重撞在城墙之上,五脏六腑宛若要错位一般。

  他低头目光沉沉对上义曲那双猩红的龙目,唇角溢出一抹猩红,肩头被龙齿贯穿,鲜血染红大半衣衫。

  可是他神情仍是平静到了极点,

  比起陵天苏的平静,义曲心中震惊费解,脱离人取缚束的龙族,咬合力足以断金碎山,可现下,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撕碎这可恶人类的身体。

  看到陵天苏被轰上城墙那一幕,李且歌拳头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她颤声道:“屈美人!你不是说要将这头母龙揍得她爹妈都不认识吗?你坚强硬气一点啊!”

  在这生死攸关的劲头,陵天苏眼眸懒懒睁了睁,露出漫不经心的笑:“还没开始呢。”

  李且歌气得吐血,这还没开始你就被龙压着咬了,若是开始了,你指不定要碎成什么样呢。

  陵天苏肩膀忽然一凉,却是被一只手掌搭上。

  手掌的主人正是天冥,他声音听不出喜怒的响起:“这位姑娘也是来参加选妃的,自然本国师该出手一护。”

  可淌入他身体里头的歹毒阴劲却是在做着火上添油的行为。

  陵天苏心中一动,还以为自己被天冥认了出来,转眸相望,却发现天冥那双眼睛无疑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冰冷。

  无情。

  陵天苏不解。

  他何以对一个陌生人起如此莫名其妙的杀意,目光忽然闪烁,在天冥身下影子上停留了片刻,继而转移视线,最后定定落在他腰间的那枚金属小方盒上。

  细长的眼眸眯得深楚,睫羽是被严霜冰封,凝出一抹摄人的严杀煞意。

  天冥不可思议的轻咦一声,似是意外这名女子在如

  此绝境之下竟然不出口求饶,还胆敢对他释放杀意。

  咬在他肩头的龙齿可没有半分松懈的意思。

  天冥眼底愈发冰寒,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掌骤然收紧,五指如钩,深深嵌入肌肤之中,似要将他灵魂带着血肉一起撕出体外!

  陵天苏淡淡掀眸,视线从那小方盒上移开,在天冥面上轻然一掠。

  分明是个很简单的眼神,他什么都没有做。

  却让那噬人夺魂的冰冷手掌微微一颤,下意识的收了力道。

  天冥睁大眼眸,反复再三的确认了一下。

  自己方才的确是在这女子的一个眼神下……心悸悚然了一下。

  麻麻的刺痛宛若被毒蝎刺中。

  肩头的血还在往外涌着,义曲口中还不断发出奔若雷霆的阵阵龙吟。

  陵天苏并未理会,眼底的深楚寒意烟消雨散,抿成一线的薄唇忽然掠起轻浅的笑,笑容虽是好看,却有些寡凉冰冷:“国师大人踩到自己的影子了。”

  天冥再度狠狠一跳,哑着嗓子正欲开口说话,却见这女子淡淡收回了视线,唇角的薄笑也如深秋覆白雪,冷冷冻冻,不带一丝人情味。

  他抬手,扼住义曲的下颔,冷冷道:“心情不好,再陪我打一架好了。”

  义曲只觉得自己紧咬的牙齿被一股大力分开,被迫离开他的身体。

  “吼!!!!!”龙吟化作恐怖的音波,朝着陵天苏直袭而去,而城墙上的守城军,即使有着阵法守护,仍是不可避免的被震晕过去。

  音波宛若实质的扫卷大地,大地龟裂蔓延出恐怖的深痕,距离她如此之近的陵天苏亦是不可避免的遭受了大部分的攻击。

  口鼻之中,纷纷溢血。

  他却是低声发笑,那张被刻意修饰女性化的容颜被鲜血染红,更显妖异危险。

  双手齐齐抱住义曲那庞大无双的头颅。

  陵天苏冷哼一声,不顾龙头上的尖锐角刺扎穿自己的手臂,她拧身用力一甩,抱住义曲并不撒手,一记皆一记的将她身躯狠狠轮砸在城墙之上。

  第一记,天冥双掌之下维持的阵光微微颤动。

  第二记,剧烈颤动。

  第三记,第四记,第五记……

  直至第十三记的时候,终于,城墙阵光轰然而碎,天冥脚底下的影子扭动得愈发厉害,仿佛在这巨力震颤之下,那深如墨色的影子愈发的清浅便淡,而义曲口中也发出恐怖的悲鸣之声。

  赤红的龙躯深深嵌入城墙之中,碎石簌簌,似要将她埋葬。

  义曲几近虚脱,无力萎靡。

  陵天苏站在她的龙首之上,踢脚踹踹,却发现这头母龙轮砸玩玩虐虐便已经是极限了,若是想像双子君那般断龙角,却是没那么容易的。

  如此震撼一战落入所有人的眼中,喉咙发干,只能惊得不断咕咚咽口水了。

  美人虽美,可是这千军万马十龙九象都难以抗衡的杀气冲天模样实在是让人可敬不可爱啊。

  扬小北摸摸脖子,又摸摸脑袋。

  心道,这太子妃的人选是不是可以定下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